淮坊宠物网

发饰上白水钻放窗户上为什么变成了粉红色?

发布时间:2020-09-09

正当两个女儿津津有味地吃着牡蛎时,父亲望见在甲板上站着一个穿着讲究,气派不凡的中年男子在欣赏大海的风景。不知是羡慕还是想奉承,父亲显然忘了自己的身份,竟走过去想他搭话。
就在父亲望见那人的脸的刹那间,几乎是惊呆了……父亲急切地上下端详着他上十遍,才吐出一句惊喜的话:“于勒弟弟,真的是……你……吗?”那人听到喊声,转过头来,看了父亲一眼,马出万分惊讶而又激动地说道:“是我,是我,哥哥!我真的是于勒啊!”站在远处生气的母亲,似乎也看到了这一幕,明白了这一切,飞也似地狂跑到于勒叔叔面前道:“于勒啊,你总算回来了。你知道吗,当初把你送走后,我们是感到多么自责、后悔啊!我们是多么希望你能平安回来与我们团聚在一块过日子啊……”“我知道,我也希望如此。但……”于勒叔叔闻言,十分欣喜,他神色迟疑了一下,脸色忽然悲伤起来:“我倒了大霉!”“什么事?”我的父母齐声而出。“我在南美做了笔大生意,结果全部落空,破产了,连这身衣服也是向船长讨的,他可是个好心人。所以……”“够了,”母亲像变了个人似的怒吼道,“我就知道你不可能有什么出息,现在在外破产了还想来吃我们,你把我们拖累得还不够吗?你走,永远不要再回来!我一刻也不想再见到你。”
一旁的父亲沮丧的脸上露出了沮丧的神情,说:“弟弟,你已经使我无法摆脱贫困,现在我们真养不起你了,你还是自己谋 求生路去吧!”
于勒叔叔站在那里,突然放声大笑,脸上露出鄙夷的神色:“虚伪,全是虚伪,什么团聚在一起,什么平安过日子,全部是虚伪。我可以告诉你们,我是发大财了,现有几千万财产。我本想这次旅游完后和你们快乐地过后半生,想不到你们这样对我!本来打算分一半家产给你们,现在看来这是不必要了。看!那是我的宝贝女儿,我的全部家产将由她继承了。”于勒叔叔勒边说边指着一个身着华丽的姑娘,“至于我欠你的,我马上给你!”于勒叔叔从怀中掏出一沓钱,塞在父亲手中,然后唤了他女儿到了另一个角落里去了。等到了哲尔塞,他们乘了一艘驶向美洲的豪华客船走了。
父亲只是痴痴地望着他所坐的客船,直至消失在天边。母亲靠在父亲的身边,垂头丧气……

在船上,我们散步的时候,看见一位富翁,他穿得很好,父亲想和他交朋友,说不定晚餐就他请了,当父亲靠近富翁的时候紧张的神色一下子放松了,他眉开眼笑的,向丰收的农民,只见父亲兴冲冲地向我们跑来,说:“这富翁很眼熟,怎么这么想与勒?”母亲露出惊讶的表情:“那富翁就是那流氓哦不就是那于勒弟弟?”母亲将信将疑地问着。错不了就是他,没想到他真的发达了。
父母急忙跑过去叫了一声于勒,只见那富翁四处张望,不用迟疑了,那就是我的叔叔于勒。富翁满脸惊讶,说:“请问你们两位是?你们认识我吗?” :“我是你哥哥菲利普,难道你不认识我了吗?”父亲激动地回答道。富翁气愤地说:“我自己都不知道现在哥哥在哪里了?你怎么可能是我的哥哥?最近冒充我哥哥的人有很多,都是为了我的百万家产而来的,我怎么知道你真的是我的哥哥呢?你有什么证据吗?”只见父亲无奈的摇了摇头,富翁的保安站了出来说:“再不走我可要打110了!”这时母亲随口说了一句:“我早就知道这个小赤佬是不会对我们好的!”正当我们要离开的时候,富翁叫道:“请等等,你们肯定是我的亲人了,因为以前我的嫂子就是这么骂我的!”只见父亲冲上去抱住了于勒,两个人顿时泪流满面。只见于勒叔叔拿出一叠钱说:“这是你借我的钱,利息也全都在这里了,这可比存在银行里实惠的多了!以后我们谁也不欠谁了。”就像我们当初赶走于勒一样,于勒也无情的把我们给轰走了。那时我们也富了一小会儿,但不久因为我们好吃懒做,不节省,钱又花光了,又回到了以前窘迫艰苦的生活了

多给我点分啊~~~~(*^__^*)...

回复:

正当两个女儿津津有味地吃着牡蛎时,父亲望见在甲板上站着一个穿着讲究,气派不凡的中年男子在欣赏大海的风景。不知是羡慕还是想奉承,父亲显然忘了自己的身份,竟走过去想他搭话。
就在父亲望见那人的脸的刹那间,几乎是惊呆了……父亲急切地上下端详着他上十遍,才吐出一句惊喜的话:“于勒弟弟,真的是……你……吗?”那人听到喊声,转过头来,看了父亲一眼,马出万分惊讶而又激动地说道:“是我,是我,哥哥!我真的是于勒啊!”站在远处生气的母亲,似乎也看到了这一幕,明白了这一切,飞也似地狂跑到于勒叔叔面前道:“于勒啊,你总算回来了。你知道吗,当初把你送走后,我们是感到多么自责、后悔啊!我们是多么希望你能平安回来与我们团聚在一块过日子啊……”“我知道,我也希望如此。但……”于勒叔叔闻言,十分欣喜,他神色迟疑了一下,脸色忽然悲伤起来:“我倒了大霉!”“什么事?”我的父母齐声而出。“我在南美做了笔大生意,结果全部落空,破产了,连这身衣服也是向船长讨的,他可是个好心人。所以……”“够了,”母亲像变了个人似的怒吼道,“我就知道你不可能有什么出息,现在在外破产了还想来吃我们,你把我们拖累得还不够吗?你走,永远不要再回来!我一刻也不想再见到你。”
一旁的父亲沮丧的脸上露出了沮丧的神情,说:“弟弟,你已经使我无法摆脱贫困,现在我们真养不起你了,你还是自己谋 求生路去吧!”
于勒叔叔站在那里,突然放声大笑,脸上露出鄙夷的神色:“虚伪,全是虚伪,什么团聚在一起,什么平安过日子,全部是虚伪。我可以告诉你们,我是发大财了,现有几千万财产。我本想这次旅游完后和你们快乐地过后半生,想不到你们这样对我!本来打算分一半家产给你们,现在看来这是不必要了。看!那是我的宝贝女儿,我的全部家产将由她继承了。”于勒叔叔勒边说边指着一个身着华丽的姑娘,“至于我欠你的,我马上给你!”于勒叔叔从怀中掏出一沓钱,塞在父亲手中,然后唤了他女儿到了另一个角落里去了。等到了哲尔塞,他们乘了一艘驶向美洲的豪华客船走了。
父亲只是痴痴地望着他所坐的客船,直至消失在天边。母亲靠在父亲的身边,垂头丧气……

在船上,我们散步的时候,看见一位富翁,他穿得很好,父亲想和他交朋友,说不定晚餐就他请了,当父亲靠近富翁的时候紧张的神色一下子放松了,他眉开眼笑的,向丰收的农民,只见父亲兴冲冲地向我们跑来,说:“这富翁很眼熟,怎么这么想与勒?”母亲露出惊讶的表情:“那富翁就是那流氓哦不就是那于勒弟弟?”母亲将信将疑地问着。错不了就是他,没想到他真的发达了。
父母急忙跑过去叫了一声于勒,只见那富翁四处张望,不用迟疑了,那就是我的叔叔于勒。富翁满脸惊讶,说:“请问你们两位是?你们认识我吗?” :“我是你哥哥菲利普,难道你不认识我了吗?”父亲激动地回答道。富翁气愤地说:“我自己都不知道现在哥哥在哪里了?你怎么可能是我的哥哥?最近冒充我哥哥的人有很多,都是为了我的百万家产而来的,我怎么知道你真的是我的哥哥呢?你有什么证据吗?”只见父亲无奈的摇了摇头,富翁的保安站了出来说:“再不走我可要打110了!”这时母亲随口说了一句:“我早就知道这个小赤佬是不会对我们好的!”正当我们要离开的时候,富翁叫道:“请等等,你们肯定是我的亲人了,因为以前我的嫂子就是这么骂我的!”只见父亲冲上去抱住了于勒,两个人顿时泪流满面。只见于勒叔叔拿出一叠钱说:“这是你借我的钱,利息也全都在这里了,这可比存在银行里实惠的多了!以后我们谁也不欠谁了。”就像我们当初赶走于勒一样,于勒也无情的把我们给轰走了。那时我们也富了一小会儿,但不久因为我们好吃懒做,不节省,钱又花光了,又回到了以前窘迫艰苦的生活了。

回复:

木鱼石主要成分是氧化铁以及该镁碳酸盐,可能是石中的矿物微粒溶于水,使水变色

回复:

你看到的红色,不是水变了色吧!!!!应该是杯子的红色,,,你看杯子中的水就是红色的了!!!你把水倒出来应该还是白色的吧!!!!!

如果倒出来是红的说明水已经染色了!!!

回复:

游船在翡翠般的大海上继续向哲尔赛岛前进……

“喂,克拉丽丝,你快看呀!”父亲喊着母亲的名字,急匆匆的从卖牡蛎那儿走了过来。

“又怎么了!?”母亲很不耐烦,显然她还在为父亲请女儿和女婿吃牡蛎生着闷气。

而父亲却完全没有理会母亲的情绪,一把抓住母亲的手,然后指向卖牡蛎的地方,“克拉丽丝,你看,那是不是于勒?

“于勒?”母亲惊讶的张大嘴,“是呀,于勒,我的亲弟弟呀!”

“喔,快让我瞧瞧。”母亲慌忙站起身,飞快的向前探出好几步,瞪大眼睛向那些吃牡蛎的优雅人们望去。

我也转头向那看去,一位男士引起了我的注意。他身穿一件黑色宽幅呢子衣裳,高高的个子,站在四周几位绅士旁却显得那么突出,宽阔的肩膀,穿双雪亮的全帮鞋子,他那细绸子衬衫领上打着一个极阔极时髦的黑蝴蝶结,与他那一身纯黑的衣服配合的十分得体。他那一头金丝的头发被阳光照着,如同戴着一顶银光闪闪的便帽一般。两撇小胡子修剪的崭齐,当露出阳光般的微笑时,便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而挽着他的胳膊的一位女士穿着蝴蝶一般漂亮的衣服,裙摆膨胀的很大,从底下露出那镶着花边的衬裙。围着花边的领口拖着一弯雪白粉嫩的胸膛,绢丝的围巾随便的挂在臂膀上,洒金的扇子用细细的天鹅绒带儿吊在手腕上,金光灿灿的鬓发,垂挂在颈梗上,跟耳朵上的庞大的金耳坠子一起跳跃着。

“喔,上帝保佑!他真的是于勒,千真万确的是他!”母亲的声音因为激动和喜悦而明显的颤抖了。

“喔,善良的人呀!他真回来了,你看他是多么的有修养呀!”当母亲看到那位绅士优雅把外衣脱下来,披在了那位怕风的女士身上时发出了不仅仅是欣喜的声音。

接着注意到连他的裤料都是少见的咖啡色呢子,并镶着棋盘格子的纹路,至于他穿的背心,更是令母亲着迷,白水绸的料子,上面缀着一颗小小的粉红色蔷薇蕾。

“哦!上帝呀!”母亲开始喊了,“菲利普,这不是做梦吧,你,快,快,快掐我一下,嗯……快点!……”

当母亲疼的尖叫了一声之后,我们确信没有认错人。因为在所有惊讶的看向我们的人中,只有那位绅士带着惊喜和激动快步向我们走来……

就这样,我们拟订的上千种计划全都实现了。就连我那近30岁大姐也很快找到了一个品貌俱佳的女婿。姐姐们再也不用为几个铜子一米的衬裙花边跟小贩讨价还价了,而是享受了服装师们的上门服务。每天我们都能举着高脚的水晶玻璃杯,在华丽而舒适的别墅里品位法兰西最纯正的陈酿葡萄酒,耳边伴奏的总是面对着两个女儿和两个女婿的父亲对叔叔的赞美声。

“喔,我真为有这样一个杰出的弟弟而感到骄傲!”

“他真是天底下最有良心,最善良的人那!”

“来,为你们拥有世界上最令人尊敬的叔叔干杯!”

而母亲更是殷勤,每天都要亲自去叔叔的房间打扫。她总是说佣人们不可靠,万一顺手偷走叔叔房间里的值钱东西怎么办?所以,她每次打扫的甚是仔细,边打扫边给叔叔一遍又一遍的哭诉我们过去的苦难历程。当然叔叔很识趣,每次都能用几百法郎挡住母亲喋喋不休的声音。

就这样,我们幸福的生活了两年。两年之后,叔叔突然病重住院了,开始的几天,母亲和父亲对叔叔进行了无微不至的护理,可是在得知叔叔把自己过世后的财产全都捐给了慈善事业时,就在也没露过面。叔叔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也只有我去照顾他,看着叔叔日渐憔悴的脸,我心如刀绞,“哦,这是带给我们全家幸福的叔叔!父亲的亲弟弟!我的亲叔叔呀!”

叔叔在弥留之际,拉住我的手说了他这一生的最后一番话:“我,我……做梦也没想到……我们的亲、亲情……竟然是这样的,……是靠金钱来……来维持,真正让我……感到痛苦的不是我的病,……而是……而是这人情淡薄的社会,……也许是……是我以前太坏了吧,所以……得到了报应……不过,还是谢谢你,我……我真正的亲人……”

回复:

先在那杯子里倒些白水,如果你看到还是微红的,把那水倒进白色的杯子或碗里,看看水是不是还是微红的。如果不红了,不用担心,这只是木鱼石杯子颜色导致的,是一种物理现象;如果还是红的,首先建议你再杯子洗洗赶紧,若还是出现这种情况,建议你慎用。去问下卖杯子的人,他们可能会比较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回复:

文章一:

在圣玛洛号上,父亲将“福音书”撕成了碎片,像扔那牡蛎壳一般抛进了一望无际的大海。坐在船上的人不多。为了躲避暴风雨,船提前出航。
父母亲坐在甲板的一个角落,阴冷的海风吹得母亲瑟瑟发抖,父亲布满血丝的眼睛凝重地望着深黑色的大海,仿佛要把所有的不幸埋葬在大海里。
天灰沉沉的,乌云在头顶上翻滚。
我静静地坐在甲板上,没有了天空灿烂的晴明,只有眼前令人窒息的漆黑;没有了来时船上悠扬的乐曲,只有圣玛洛号气轮机的轰鸣声。海风的凄厉,波涛的汹涌,将我的五腑六脏都掏空了。父母的卧房中,昏沉的灯光,时暗时亮,母亲压抑的啜泣声和父亲沉重的叹息声使本已阴郁的空气变得凝固了一般。
我们终于没有躲过暴风雨。一声惊雷炸响了,闪电如一把利剑刺穿了厚重的天幕,天空被无情的撕开了一角,露出了血红的肌体。大海在怒吼!船被巨浪高高地抛到半空,又狠狠的掷下。惊叫声、哭喊声、呼救声、呻吟声、祈祷声、呕吐声,凡所应有,无所不有。望着母亲痛苦得扭曲了的脸和父亲惊恐无措的神情,我吓呆了,瑟缩成一团。这时,一个黑影窜到我的眼前,——于勒叔叔?!我又惊又疑。只见他利索地将床单撕成宽大的布条,把父母亲扶到床上躺下,用布条将他们固定住,避免船体剧烈晃动时造成伤害。然后,将我紧紧地抱在怀里,我不再发抖,一丝暖意从心底慢慢升腾,逐渐扩散到全身……
风停了,雨住了,平静的大海如羔羊般温顺,柔波低吟着,仿佛在倾诉心声。我握着于勒叔叔那双粗糙的大手,默默地站在甲板上。父母亲在另一头嘀咕着什么,还时不时地往这边瞧瞧。过了一会儿,只见父亲犹犹豫豫地走过来,他满脸通红,低垂着眼,支支吾吾地说:“我、我、我亲爱的弟弟,……多谢、多谢……
我们想请你回家、回家。”我看见叔叔那双浑浊而忧郁的眼睛里仿佛点燃了一团火,热烈而略有些潮湿,他的手在颤抖。他的嘴角动了动,但没有说什么。他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过了好一会儿,他平静地说:“谢谢哥哥,我很惭愧,没有带回钱来。在这船上,我可以干些杂役,养活自己,我过得很好。我知道你也不容易。”爸爸百感交集地一把抱住了叔叔。我抬头看看天空,湛蓝的天空如水晶般透明,恰如爸爸和叔叔的心。

文章二:

三年过去了,一切都是那么平静,我们搬了家——父亲和母亲怕叔叔于勒找到家来。除了我和父亲母亲,其余人都被蒙在鼓里。姐姐和姐夫依然盼望着于勒的归来,父亲和母亲似乎也在“盼望”。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日,我们全家照例来到海边栈桥,一切依旧,只是少了“唉!如果于勒能在这只船上,那会叫人多么惊奇啊!”这句话。父亲和母亲的希望已渐渐淡去,而姐夫的期望则日益增加,我在这三年里也受到了不少好的待遇,因为只有我知道事情的真相。二姐结婚三年了,而大姐依然是孤身一人过着平淡的生活,她何尝不想找个富翁嫁了呢?如今大姐已经31岁了,脸上已出了老相,我的母亲为此伤透了脑筋。终于有一天,大姐回来报了个喜,她说:
“我在外面找了一个富翁,只可惜年纪大了点,将近50岁了。我说我们家不久的将来也会富裕的。他还说要和我结婚呢!妈咪你说怎么样,我听别人说,他好像很有钱呢!”
母亲却说:“年纪大怕什么,只要有钱,就行,你确定他有钱吗?
大姐说:“应该是吧!至少他的朋友告诉我他很富裕!”
“那就成!想想我的女儿就要做富婆了,呵呵……”
大姐顺从了母亲的话,并决定在圣诞节请那位富翁到家来商议结婚的事。
父亲和母亲为此乐翻了天,忙着能在圣诞节前把家里装修一翻,迎接未来的女婿。
圣诞节到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外面下着大雪,都晚上8点了,我的未来姐夫还没到。我有些不耐烦了,说:“什么东西啊,哪有人头一次去岳母家就迟到的!”母亲却极力维护地说道:“贵人多忘事嘛!”这时,我看到母亲的脸上每分每秒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旧式的石英钟响了9下,门“吱呀”地开了,只见大姐用手挽着一个人走了进来。一顶黑色的帽子遮住了他的脸,缓缓地,他用手拿下了帽子。
“是他,竟然是他,我的叔叔于勒!”我惊呆了。父亲和母亲的嘴更是张得老大。
我想于勒也认出了我的父亲,毕竟他们是亲兄弟,于是转头就跑,消失在茫茫的大雪中。父亲并没有追上去,因为母亲的那句话很对,“别叫他又来吃咱们的。”
姐姐呆住了,嘴里念着:“他嫌弃我家太寒酸了吗……”
一家人,沉没了……只听见母亲嘴里不停地叽里咕噜,“骗子,骗子……”
只有我,了解事情的原由……

文章三:

我心里默念道:“这就是我的叔叔,父亲的弟弟,我的亲叔叔。”
我给了他10个铜子的小费。他拉着我的手感激的说:“上帝保佑您,我的年轻的先生。”
我的心在发抖。我怎么让他拉住了我的手呢?我赶忙缩了回来。
“啊,若瑟夫,我亲爱的侄子,难道你一点儿也没看出我是谁吗?”
我惊讶得瞪大了眼睛,急忙说:“不,不,不是的。您认错人了,亲爱的先生。”我虽然知道这卖牡蛎的人就是我的叔叔,但我怎么能让这位衣衫褴褛、光着脚丫、手粗足糙、满脸皱纹的人来做我的叔叔呢?更何况父母也是绝对不允许的啊!我拨腿就跑,一直跑到爸爸的身后,我的心在狂跳,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为什么我的叔叔偏偏是他?
“大哥,嫂子,你们还认识我吗?”声音嘶哑且很剌耳,似乎要把我们从梦幻中拉出来。
我父亲和母亲想躲避已来不及,他们只有使劲的摇头,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不,不,我不认识你,你这个疯子!”母亲发疯似的大喊,并且转身跑了起来。海风吹得妈妈的旗袍鼓鼓的,头发也飘了起来,乱成一团。
“克拉丽丝,我……我是你的小叔子于勒呀!”于勒追上去抓住了妈妈的衣袖,喘着气说。海风吹得他的头发凌乱不堪。
“啊……啊……”母亲尖叫起来,她的脸色煞白,急忙摔手缩了回去,“你,你胡说些什么,我根本不认识你,你这个流氓!”母亲大喊着说。
这时,围观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我们站在里面,像被投进了一只煎锅里,热得无地自容。
终于,爸爸拉起我们从人缝里钻了出去。爸爸的额头满是豆大的汗珠,拉住我的手也是湿漉漉的。
我们一口气跑回家了自己的房间。母亲气得直咬牙:“这个贼,没良心的东西,我就知道他没什么出息,大庭广众之下出我们的丑。我再也不要去什么哲尔赛岛了。这个骗人的家伙!”母亲气得昏过去了,迷糊中不住的叨念:“我的别墅,我的首饰,我的狐裘,我的……”
“我一定要离婚,我受不了了!我快疯了!”母亲的病情尚末好转,姐夫又开始闹了起来。一连几天,吵得一家人不得安宁。
母亲怒气未消,大声骂道:“你这个禽兽!离就离,我就不信我女儿找不到丈夫。”
“真的?这可是您说的。哦,上帝,耶稣保佑您。”二姐夫高兴的说。
“妈,您说什么?哦!亲爱的妈妈,您疯了吗?”我二姐快要哭起来了。就这样,我二姐与二姐夫离婚了。次日,二姐便搬了回来。
从此,我们一家人不敢再出门,生怕又碰到那个于勒。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过得心烦意乱,家里没有一天和平过。
似乎又过了三个月。有一天,我们突然收到了于勒叔叔的信,信上说:“哥,嫂,上次也许是我的不对,希望你们原谅。我明年想回家,无论怎么样我都会回来的,等着我!”
母亲把信撕得粉碎,气急败坏的说:“这个贼,还有脸回来!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从那天开始,我们全家人都陷入担心的状态,生怕这个穷叔叔哪天会出现在门前——那是不敢想像的最可怕的事情。
然而时间并不会因为你的担扰而停止,日子就像海底的鱼一样自由自在的游走。一年过去了,新的一年又开始了。
“叮铃,叮铃。”门铃声响了起来。全家人条件反射似的蹦了起来。大家相互递递眼色,谁也不敢去开门。门铃继续响着,我只好走了过去。但我的眼睛令我大吃了一惊:西装革履,卷头发,硕大的宝石戒指。“请问找谁?”我机械的问了一句。
“哦,若瑟夫,我亲爱的侄子,你还认识我吗?”他高兴的说。我有些莫名其妙。但父亲和母亲已经惊叫着扑了过来。“是你吗?哦,于勒,真的是你——你又发财了!”
第二天,原来的二姐夫来了。他痛哭流涕,一个劲的骂自已不是人,他还说他回去后才发现他是真心爱着二姐的,他为他的莽撞和错误而痛苦后悔不已。二姐原谅了他。他又把他的一个同事介绍给了大姐。一时间喜事连连,家里的一切都变了样。
后来才知道,于勒叔叔旅游时丢失了护照,没办法只好到船上卖牡蛎,幸好后被公司的职员认出来,于是把他接了回去……于勒叔叔说要不是那天在船上一闹,他公司的人只怕还认不出他呢。他特别感谢我父母让他找到了自己的公司。
又过几个月,在于勒叔叔的赞助下,我们全家人再次到哲尔赛岛去游玩,只觉得阳光特别灿烂,心情特别舒畅。

文章四:

我们回来的时候改乘圣马洛船,以免再遇到他。在这之后的几年里,我们并没有因为于勒没有赚到钱回来而生活得艰苦,然而恰恰相反,由于二姐夫的升官发财,日子过得越红火,这时家里的处境大有好转,原来的旧房子的地方盖了栋别墅,成为哈佛尔上最显眼的东西。
也是在那次相遇后,富有的于勒想再次考验菲利普夫妇,想再给他们一次机会,所以......有一年冬天的一天晚上,天降大雪,寒风吹打着窗,树上唯一的叶子也经不住风的咆哮而落下。全家人坐在暖炉旁吃晚餐。这是门铃响了,想得很软弱又急促,谁都不想去开门,但母亲还是不情愿的去开了门。门慢慢地开了,但门外的人却足以让在场的人面色心情都有迅速的变化,全家人都惊呆了。门外的竟是我的叔叔于勒,他穿着单薄,面部有些苍白,冻裂的嘴唇不停地颤抖,:“还好吗,嫂,可以让我进来吗!”他的语态是多么的凄凉。过了好一会儿妈妈回过神来了,像什么似的把于勒轰走了。“谁...”“没什么,是个乞讨的,来讨饭了。”此时,门外又个凄凉的声音:“哥嫂,你们就让我进门吧,我快受不住了,我再也不想过那种漂泊的生活......”声音渐渐沙哑.微弱,寒风的呼啸已盖住他的声音,但屋内却似全然不知,任凭于勒的呐喊。
“老板,你怎么了!”“快来人啊,老板晕倒了!”门外的声音吸引了菲利普一家人,他们透过窗子有许多车,看到一群着装大方整齐的上流人士把于勒扶进了一辆高级轿车内后,飞奔而去,随后那些车子紧跟着离开。
原来整件事情的发展,菲利普一家人完全不知。那次在船上遇见于勒时,于勒已经大有作为,只是于勒想考验一下菲利普夫妇对他的想念是否是出于真心,结果......
在哈尔弗镇上小有名气的菲利普一家利用他们的权力打听到了于勒的住址。第二天,菲利普夫妇和他的儿子到于勒的豪宅登门拜访。见到于勒后,他们的口语显得“套近乎”:“弟弟啊,进来过得好啊,我们可想着你呢,时刻都盼着你要早点回家,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团聚共欢乐了。”似乎看着经不起考验的菲利普夫妇的神情,于勒瞧不起他们,他们的“金钱情”比起于勒的真情微不足道。想起若瑟夫在船上的怜惜,于勒让若瑟夫留在了身边,把菲利普夫妇礼貌地轰走......
金钱是不能和亲情相比较.衡量的,否则后悔莫及......

文章五:

游船在翡翠般的大海上继续向哲尔赛岛前进……

“喂,克拉丽丝,你快看呀!”父亲喊着母亲的名字,急匆匆的从卖牡蛎那儿走了过来。

“又怎么了!?”母亲很不耐烦,显然她还在为父亲请女儿和女婿吃牡蛎生着闷气。

而父亲却完全没有理会母亲的情绪,一把抓住母亲的手,然后指向卖牡蛎的地方,“克拉丽丝,你看,那是不是于勒?

“于勒?”母亲惊讶的张大嘴,“是呀,于勒,我的亲弟弟呀!”

“喔,快让我瞧瞧。”母亲慌忙站起身,飞快的向前探出好几步,瞪大眼睛向那些吃牡蛎的优雅人们望去。

我也转头向那看去,一位男士引起了我的注意。他身穿一件黑色宽幅呢子衣裳,高高的个子,站在四周几位绅士旁却显得那么突出,宽阔的肩膀,穿双雪亮的全帮鞋子,他那细绸子衬衫领上打着一个极阔极时髦的黑蝴蝶结,与他那一身纯黑的衣服配合的十分得体。他那一头金丝的头发被阳光照着,如同戴着一顶银光闪闪的便帽一般。两撇小胡子修剪的崭齐,当露出阳光般的微笑时,便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而挽着他的胳膊的一位女士穿着蝴蝶一般漂亮的衣服,裙摆膨胀的很大,从底下露出那镶着花边的衬裙。围着花边的领口拖着一弯雪白粉嫩的胸膛,绢丝的围巾随便的挂在臂膀上,洒金的扇子用细细的天鹅绒带儿吊在手腕上,金光灿灿的鬓发,垂挂在颈梗上,跟耳朵上的庞大的金耳坠子一起跳跃着。

“喔,上帝保佑!他真的是于勒,千真万确的是他!”母亲的声音因为激动和喜悦而明显的颤抖了。

“喔,善良的人呀!他真回来了,你看他是多么的有修养呀!”当母亲看到那位绅士优雅把外衣脱下来,披在了那位怕风的女士身上时发出了不仅仅是欣喜的声音。

接着注意到连他的裤料都是少见的咖啡色呢子,并镶着棋盘格子的纹路,至于他穿的背心,更是令母亲着迷,白水绸的料子,上面缀着一颗小小的粉红色蔷薇蕾。

“哦!上帝呀!”母亲开始喊了,“菲利普,这不是做梦吧,你,快,快,快掐我一下,嗯……快点!……”

当母亲疼的尖叫了一声之后,我们确信没有认错人。因为在所有惊讶的看向我们的人中,只有那位绅士带着惊喜和激动快步向我们走来……

就这样,我们拟订的上千种计划全都实现了。就连我那近30岁大姐也很快找到了一个品貌俱佳的女婿。姐姐们再也不用为几个铜子一米的衬裙花边跟小贩讨价还价了,而是享受了服装师们的上门服务。每天我们都能举着高脚的水晶玻璃杯,在华丽而舒适的别墅里品位法兰西最纯正的陈酿葡萄酒,耳边伴奏的总是面对着两个女儿和两个女婿的父亲对叔叔的赞美声。

“喔,我真为有这样一个杰出的弟弟而感到骄傲!”

“他真是天底下最有良心,最善良的人那!”

“来,为你们拥有世界上最令人尊敬的叔叔干杯!”

而母亲更是殷勤,每天都要亲自去叔叔的房间打扫。她总是说佣人们不可靠,万一顺手偷走叔叔房间里的值钱东西怎么办?所以,她每次打扫的甚是仔细,边打扫边给叔叔一遍又一遍的哭诉我们过去的苦难历程。当然叔叔很识趣,每次都能用几百法郎挡住母亲喋喋不休的声音。

就这样,我们幸福的生活了两年。两年之后,叔叔突然病重住院了,开始的几天,母亲和父亲对叔叔进行了无微不至的护理,可是在得知叔叔把自己过世后的财产全都捐给了慈善事业时,就在也没露过面。叔叔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也只有我去照顾他,看着叔叔日渐憔悴的脸,我心如刀绞,“哦,这是带给我们全家幸福的叔叔!父亲的亲弟弟!我的亲叔叔呀!”

叔叔在弥留之际,拉住我的手说了他这一生的最后一番话:“我,我……做梦也没想到……我们的亲、亲情……竟然是这样的,……是靠金钱来……来维持,真正让我……感到痛苦的不是我的病,……而是……而是这人情淡薄的社会,……也许是……是我以前太坏了吧,所以……得到了报应……不过,还是谢谢你,我……我真正的亲人……”

文章七:

“啊,主啊,这是真的吗,于……于勒,我亲爱的弟弟,是你吗?我的天啊,你去美洲回来了?哦,在这里遇到你,我太荣幸了,克拉丽丝,快,快来!快!你看,这……这是谁回来了!”我父亲激动的说。母亲早以发现了这边的热闹,她没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她太激动了,没有想到朝思幕想、日夜期盼的于勒竟在这里相遇了,以至于呆在了那里,没有听到父亲的呼唤。“克拉丽丝,你发什么呆?”父亲已调整好了情绪,对母亲喊道:“快过来,领着孩子们!让他们看看他们善良、和蔼的叔叔回来了。”“噢,来了,来了!”母亲的声音有点颤抖,但能听出她的兴奋。母亲骄傲地昂起头,领着我们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站起来,扭着她不大但肥胖的屁股,走着从街上贵妇人那里模仿来的脚步来到了父亲这里。“快,孩子们,快见过你们尊敬的叔父大人!”母亲的语速非常快,好像她觉得慢一点说,叔叔就会见怪。我们一一叫了“叔叔”。这时人群中有人议论:“人家真幸运!”“就是,有这么个阔亲戚!”母亲不屑于看这些乡巴佬一眼,她始终高昂着头, 处处显示出高人一等的姿态。我们都亲切地叫着叔叔,问这问那,甚至开着玩笑,毕竟十几年没见了。父亲说我们没大没小,让我们严肃点。叔叔却说没事。他喜欢孩子,看得出来叔叔对父亲没那么亲近,相反,他很喜欢我们。叔叔把那个卖牡蛎人的牡蛎全包买下来,请我们吃个够。母亲吃了很多,而且仍模仿那两位贵妇人一样的优雅动作吃的,因为母亲已经观察她们很久了!我们在哲尔赛岛上玩了一天,所有花费全是叔叔付的,每当叔叔掏钱时,母亲的头总是伸得很长,目光盯着叔叔的钱,同时脸上大放光芒。回来时我们是坐豪华油轮回来的。

到家以后,准姐夫要和我们道别,母亲一反常态,对他很不耐烦,以前她总是把准姐夫送到门外,可今天却没有,还嘀咕:“这个乡巴佬,今天跟着我们玩了一天,花了我们于勒那么多钱!”“没事的,嫂子,他也是我未来的侄女女婿嘛!”叔叔笑着说。”“好了,好了,亲爱的于勒,我的小叔子,累了一天了,我把你的房间收拾好了,快去休息吧,不然您娇贵的身体可受不了。”母亲满面笑容地对叔叔说。我听了有些恶心,这可是她平生第一次用“亲爱的”这个词,而且是用在了以前被她叫做流氓的叔叔身上。叔叔把外套脱下,母亲赶紧双手接过,叔叔对我们说:“晚安,宝贝儿们。”母亲说:“小叔子,祝您做个好梦!”母亲看了看叔叔的外套,天哪,阿迪达斯的,名牌!在哈弗尔还没有一个人能穿得起。她又到门口看了看叔叔的鞋,哎呦,361度的,天哪,他真是一个大款!主啊,我太感谢你了!

母亲来到父亲这儿,她喋喋不休地和他谈论了半宿,她睡下后还呓语着:“于勒,正直的、善良的、尊敬的于勒……”

当第一缕阳光照在母亲脸上时,她就起床了,她要给叔叔做早餐。第一天,我们的早餐是西冷牛扒外加一杯卡布其诺。这本来要在父亲80大寿时吃的,没想到由于叔叔的到来,提前了40年。母亲让我去叫叔叔:“若瑟夫,你去叫叔叔时,记住一定要有礼貌……”“知道了,这是您教我的第N遍了!”我刚说完,就听到叔叔的门响了,他已经下来了。

吃早餐了,叔叔一看,眉头紧锁了1秒钟,随即舒展开了,除了我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姐姐们吃西冷牛扒时狼吞虎咽,叔叔却极不情愿。我跑到厨房拿来了泡菜和面包,叔叔笑了,抱着面包和泡菜大口大口吃。吃完了道:“妙啊,好久没吃到家乡菜了,还是家乡菜好吃啊!”母亲听了愕然无语。我们早餐刚结束门铃就响了,打开门是3个邮差,身后放了一堆东西:“请问于勒·司达尔芒在这里吗?”叔叔伸出头来:“是的,噢,我的行李,都运来了吗?”“是的,先生。”“请麻烦你们帮我搬到2楼左边屋子里,谢谢!”“好的,先生。”半小时后,才搬完。我真怀疑叔叔在哪里弄这么多东西。当3位邮差气喘呼呼地从楼上下来时,叔叔拿了30法郎小费在楼下等候,他把小费给了邮差,邮差说了声:“祝您愉快!”高兴的走了。母亲看呆了,30法郎,这样爽快。

“若瑟夫,叫上你姐姐到我房里来!”叔叔说。我和姐姐们上去了。天啊!行李把我们家最大的屋子占的满满当当,叔叔正在这些大大小小的箱子中穿梭。“哦,找到了,若瑟夫!这一箱子东西是给你的!快来看看喜不喜欢!”天呐!箱子里有最前卫的衣服,男孩子应该有的玩具,太多了!叔叔又找了几分钟,找到了给姐姐们的东西,是漂亮的衣服、帽子、围巾、饰品,还有首饰、洋娃娃,应有尽有,太多了!姐姐们眼都直了,这些东西是她们一辈子也没想过的。太华丽了,她们终于可以在贵夫人面前炫耀了。叔叔给了父亲一盒钻石扣子,一身阿迪达斯休闲服;给母亲了一盒发饰,几身中等衣服。我们各自沉浸在高兴之中。

接下来的几天中,有好多求婚者登门拜访。姐姐们没想到叔叔的到来竟使她们的生活发生了如此大的转变。后来母亲退了二姐与那位公务员的婚事,二姐嫁给了哈弗尔最有权的人家的“花花公子”。大姐也找了一个很有头脸的商人嫁了。叔叔帮她们办了很多嫁妆,母亲的嘴笑到了后脑勺。大姐二姐都不大情愿,说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母亲却说:“你们懂得什么,人家很有钱!”我很生气,回了母亲一句“钱不是万能的”“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小子,大人说话你少插嘴!”正如姐姐们所说,她们结婚后只见了丈夫一面,只听到了丈夫一句话,不是“I LOVE YOU”而是“你叔叔死后的那笔钱,比天下任何美女都漂亮!哈哈……”

父亲的工作也做了调整,现在他每天都会得到好多哈弗尔名人的邀请,参加舞会、鸡尾酒会,像个快乐的陀螺转过来转过去。母亲终于如愿以偿地与阔太太们一起谈笑风生了。而我,仍旧和以前一样呆在家里,不同的是现在有了于勒叔叔陪我。他告诉我他厌倦了有钱人的生活,整个世界他都去了,没有一个地方让他满意,最后他回到了家乡,回到了哈弗尔。他本来以为这儿会是一片净土,可没想到人与人也是赤裸裸的金钱关系,不过还好,还有我陪他。

一晃,三十年过去了,父母亲由于钱的滋润越来越年轻,而叔叔却一天天在变老,他剩下的日子不多了,眼看叔叔去期将至,双亲都在想着叔叔的那一笔不为人知的财产。叔叔无配偶,无子女,无父母,只有我们是他的亲人。母亲认为那笔非同小可的财产非她莫属了,整天高兴的合不拢嘴。

叔叔只有上半身可以动了,他想让父亲来照顾他,父亲推托忙。让母亲照顾他,母亲害怕叔叔那人之将死的样子,推托说她腿脚不好。我讨厌他们这样忘恩负义,是叔叔让他们的生活有了改变,如今叔叔需要他们了,他们却……我自告奋勇说照顾叔叔。

一个月后,我的叔叔于勒离开了人世,他死前没有提到遗产的事。母亲很失望,愤愤地喘着粗气:不可能!他有钱!他这个流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一个星期后,哈弗尔最正直的律师来了,带来一封叔叔的遗书。天呐,他还有遗书,我们没有想到。母亲说:“我就知道,聪明、善良的于勒是不会什么都不说就走的!”

叔叔说:"我算是看透了这个世界,我的遗产有很多,我打算……就这么办。若瑟夫,你知道的!”律师把遗书念完,我们都惊呆了……

回复:

Fe的易溶化合物。

回复:

是物理变化呐。 这个跟糖水中加白水会变淡,面粉加水变浆糊是一样的道理。 因为不涉及互相掺和的两种物质的本质变化。 但是石灰加水,是化学变化哦,这个你应该晓得的吧~~~~呵呵。

回复:

着迷,白水绸的料子,上面缀着一颗小小的粉红色蔷薇蕾...一身阿迪达斯休闲服;给母亲了一盒发饰,几身中等衣服...而叔叔却一天天在变老,他剩下的日子不多了,眼看...

回复:

先在那杯子里倒些白水,如果你看到还是微红的,把那水倒进白色的杯子或碗里,看看水是不是还是微红的。如果不红了,不用担心,这只是木鱼石杯子颜色导致的,是一种物理现象;如果还是红的,首先建议你再杯子洗洗赶紧,若还是出现这种情况,建议...

回复:

门外的声音吸引了菲利普一家人,他们透过窗子有许多车...着迷,白水绸的料子,上面缀着一颗小小的粉红色蔷薇蕾...一身阿迪达斯休闲服;给母亲了一盒发饰,几身中等衣服...

回复:

牛肉煮出来的汤是清底的,有一种淡淡的香味,但,牛肉煮出来估计时没解冻就煮吧

回复:

一身阿迪达斯休闲服;给母亲了一盒发饰,几身中等衣服...着迷,白水绸的料子,上面缀着一颗小小的粉红色蔷薇蕾...变得贪财势力,长期的贫穷又使他们对于金钱的渴望强烈...

回复:

我看见于勒了!我看见他了!他一点也没变!噢!我...着迷,白水绸的料子,上面缀着一颗小小的粉红色蔷薇蕾...一身阿迪达斯休闲服;给母亲了一盒发饰,几身中等衣服...

上一篇:有人在济南欣奕除疤做过吗?效果好吗? 下一篇:这样的脸型是什么脸型啊?额头算高吗?适合什么样的刘海啊?

    返回主页:淮坊宠物网

    本文网址:http://0536pet.cn/view-6792-1.html
      信息删除